『他們往往只看見自己想看的,卻不知道自己早已死去了。』
電影裡描述鬼魂的話,似乎與我們在愛裡的角色如出一轍。

在這颱風天停班停課的日子裡,
不像其他大學生害怕期末被延後,
介介悠閒的看完一本小說與一部電影,
分別是孫哲寫的《一男一男》,
和一部經典《靈異第六感》,
不知這叫幸運還是知足,
總之都讓看完的我解悶之餘還醒思不少。

關於《靈異第六感》原本我是想寫成電影介紹的,
可是又有太多的自己的觀後想法,
所以乾脆當成我的心情分享好了,
於是這篇電影介紹兼心情分享的龐大混合物就誕生了,
由此來看,
雖然我本人有一大堆龜毛的奇怪原則,
但在做事上我卻又是一個不折不扣的,
不愛守規則的頑皮小孩,
確實很符合我這個矛盾的怪咖風格。
(順帶一提,
介介有個無法控制的奇怪習慣兼天份(?)
就是會讓自己融入當時所接觸的文藝氣息,
也就是說,
最近看了大量某小說的我,
所說出的話和看到的事物都還會像在小說氣氛裡,
所以導致你們看到我的文字如此文謅謅的原因。)

第一次知道這部電影,
是在茱兒芭莉摩與亞當山徳勒主演的愛情喜劇《初戀50次》裡,
女主角雖不自知,
但卻是家人們努力維持的每日例行公事之一的喬段,
女主角看的那部電影正是《靈異第六感》,
當她每次看完後就會說一句,
『我沒有想到竟然會是他!』然後大吃一驚的掉下眼淚,
(這部電影是在描述女主角有短暫失憶症,
所以每天都會重覆過著同一天而渾然不自知。)
那一句台詞就這麼刻在我腦裡了,
但其實我唯一知道有關那部電影的事,
應該就是驚悚片(由片名大概就猜的到的),
然後是我喜歡的小童星,
主演《AI人工智慧》和《把愛傳出去》的海利喬奧斯蒙(Haley Joel Osment),
雖然這三部片都大受好評,
但事實上到今天為止前我只看過《AI》而已。
然後,
在我前個月迷上的《孕育希望》(Raising Hope)影集裡,
(一部關於親情的家庭類情境喜劇
男主角跟媽媽聊天談到這部電影:「沒想到死的是布魯斯威力!」
我才知道這部電影的另一個主角也是我少數喜愛的動作影星之一,
好笑的是,
我一直到看完三分之二才想起這兩句話,
這也是我無法單純把這一篇當電影介紹的原因,
結局都說出來了還談什麼介紹?

但還是讓我介紹個電影大綱好了,
在某日的晚上,
兒童心理醫生麥肯‧克羅威(Bruce Willis飾)家中被十年前的病患文森闖入,
並且將自己沒被治好全怪罪於麥肯醫生,
此後造成他內心的遺憾,
直到一年後,
他遇到了9歲的柯爾(Haley Joel Osment飾)。
柯爾的症狀跟當初的文森很像,
因此讓醫生有了補償心態想治愈好柯爾,
只是當越來越接近真相的那一刻,
真相竟是如此荒唐卻一絲不假,
在治療的同時,
似乎一切才有了最合理的解釋。
雖說打著靈異和驚悚的名義,
但實質上這是一部關於內心療癒的電影。

雖說劇情十分創意且張力十足(至少讓我猜不到),
鏡頭巧妙安排和氣氛掌握的驚悚緊湊,
但讓我陷入深思的還是那幾段柯爾和麥肯醫生或是母親的對話,
  
  「我可以看見死去的人。」柯爾害怕的盯著麥肯醫生小聲的說,像是怕有別人聽見般。
  「在夢裡嗎?」
  柯爾搖搖頭。
  「在你醒著的時候嗎?」,柯爾害怕的點頭。
  「是在棺材裡的死人嗎?」醫生繼續問,可是柯爾卻搖頭回答, 
  「他們像我們一樣走來走去,互相看不到對方,他們只看的到他們想看的,他們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你多常看到他們?」
  「時時刻刻。」 柯爾的眼眶充滿恐懼的淚水,「到處都有他們。」

這喬段其實非常重要,
海利的那句「我可以看見死去的人!(I can see died people!)」 更是經典台詞,
因為這一段充分解釋了麥肯醫生的處境,
他從不覺得自己死了,
只是單純的以為與妻子感情情同陌路,
而事實上,
他早在一年前就被文森殺死,
只是帶著這份遺憾呆在人間,
以為自己是要治療柯爾,
結果卻是柯爾幫助醫生想起來。 

其實這讓我想到陷在愛裡面的人,
是不是都這麼盲目,
選擇自己所相信的去維持自己的愛,
而事實上早已什麼都沒有,
僅存的尊嚴也在一次次吵架與哭著挽留中逝去。

其實這也是因為讀完《一男一男》的關係啦,
男主角愛上了一個叫小健的男人,
可小健從來沒愛過他,
至少努力過卻不曾成功,
在這段關係中,
主角認為他們的肉體關係是『做愛』,
小健卻堅持只是『性生活』,
關於小健的愛情哲學很簡單,
他其實不愛男主角,
甚至在男主角第一次碰他時,
小健想推開他並回他一個白眼,
可是他又反駁不了這樣的接觸確實讓他很舒服,
他說:「跟一個他不愛的人做愛即使在一個小時內不停地射精他也不會有性高潮,
可他跟一個他愛的男人在一起,
即使沒有身體接觸他的性高潮也會不可喝止地滾滾而來。」
這本書裡有很多這樣的小健哲學,
透過這哲學,
彷彿肉體之愛與精神之愛也可以分的清清楚楚,
即使跟一千個男人有性交,
只要沒有愛上他們,
他就還是純潔的。
這麼說好像有一點道理,
但主角還是不能自己的愛上小健,
儘管小健說的再明做的再清楚,
主角仍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
所以才一次又一次的傷痕累累。

回到電影,
像這樣令人省思的話還有一段。

  「我不能再當你醫生了」麥肯醫生若有所思的說,「我沒有關懷自己的家人了,這樣是不對的,你懂嗎?」
  柯爾面有難色的搖頭,彷彿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或者,希望這不是真的。
  「我會幫你介紹……」
  「別放棄我,」柯爾打斷醫生,「別放棄我,你是唯一一個能幫助我的人,我知道!」
  「我幫不了你。」醫生偏過頭看向天花板。
  「你說過……」
  「會有別人來幫你的。」眼眶帶著不捨與自責的淚水,無法看著柯爾。
  「你相信我,對吧?麥肯醫生,你相信我的秘密吧?」
  「我不知道怎麼回答。」醫生沉思後回答。
  「你如果不相信我的話,你怎麼能夠幫助我?」他把醫生變過魔術的硬幣推滑向他,「有些魔術(magic)是真的。」

很多時候,
我們如果無法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
我們怎麼能說是為他們好?
太多的時候我們都是自以為是,
自以為是的貼心、自以為是的幫忙,
卻忽略對方要的是什麼,
所以導致後來的問題與日俱增,
感情越破越大洞,
當然不是指每一段戀情結束都一定如此,
但至少這個卻是我們可以避免的,
不是嗎?
就像是《犀利人妻》中,
瑞凡就因此責備過安真,
他喜歡咖哩飯上桌時是兩邊分好的,
而不是每次都拌在一起了。
雖然我們都知道安真只是貼心而已,
但這樣的多此一舉卻反讓自己多一個理由被罵,
難道這也是自己想要的嗎?

我認為感情中做自己很重要,
雖然我還不知道要如何拿捏時機比較好,
但我知道的是,
一直逃避下去絕不會有好下場,
而且大部分的兩人相處模式就是在認識初期慢慢雛形,
如果你是一個無法忍受對方逃避問題的人,
最好在平常時就培養溝通,
不然每次吵架之後,
你就必須一直獨自面對,
因為是你讓對方習以為常的,
如果你哪天爆發,
搞不好他還覺得是你變了,
而一段感情就在這樣彼此誤會後可能可惜了。
此外,
趁早讓彼此了解真實的自己,
也有助於戀情,
因為如果真的不合,
在這時候結束總比之後的遺憾簡單多了,
就像介介常說的,
不是誰對誰錯,
只是不適合而已。

第一次嘗試寫混合文,
大家大概能了解平常我的腦袋有多混亂和在想什麼了吧?
不過這篇也讓我寫了將近2小時以上,
我就在想,
如果這樣的腦力可以用在學業上不知道能有多少幫助,
哈哈。

補上一句柯爾對他媽媽說的話,
「我們以為失去的,
其實只是換個位置而已。」
這樣的話,
是不是拿來解釋吸引力法則也很合適呢。

祝今日颱風假愉快,
暑假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大介 的頭像
大介

Hello,my dear.

大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